利欧股份股票怎么样(资本大佬王相荣和他的利欧股份)

最近在市场大跌路上始终保持着股价高位的利欧股份,今天却在市场大涨的行情中逆势触及跌停了!跌停背后或系停止原本的募投项目,并将剩余的18.6亿元募投资金用途变更为补充永久流动性,弥补公司资金缺口,是数字营销项目不香了还是大肆并购后公司缺钱了?

而今日砸盘的正是此前力挺利欧股份的游资,王相荣掌控下的利欧股份,在大举转型中遭遇到隔行如隔山的尴尬,公司市值自600亿高位后进入颓势。不过,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王相荣可不是”认命“的主,拒绝进入下跌通道的他在去年又玩起了高溢价收购的老路子,然而没料到资本市场的激烈反应以及高估值,最终令这场收购以失败告终,股价在返春后又进入下行通道,而本次游资的砸盘,是否意味着其慢慢熊途的开始?

近期全球股市动荡,A股白马股以及中小创都遭受了暴跌,但利欧股份却保持在高位震荡股价颇为坚挺。而在市场大涨的今天,利欧股份却逆势触及跌停,与市场走势相悖而行。

资本大佬王相荣和他的利欧股份,逆势暴跌!

利欧股份的老板王相荣是上海滩商界名人,且与多位牛散关系匪浅朋友圈广袤,比如钟仁志以及张正灵都是A股市场的著名“牛散”,诸多上海滩大佬以及知名游资都扎堆驻扎在利欧股份。今日抛售金额最大除了“北上游资”之外,其余皆为以章建平为主的游资营业部,比如今日大幅抛售的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广州路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解放路证券营业部,以及2月份就出走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四环南路证券营业部,坊间传闻上述游资为以新的集体实控人章建平为主的游资进行的炒作。

变更募资用途,引发大跌!

利欧股份大跌背后系昨日的两则公告。

23日晚间,利欧股份债券持有人大会通过了《关于部分募投项目终止并将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将剩余18.6亿元募投资金用途变更投改补充永久流动性,弥补公司资金缺口。2018年3月利欧股份发行面值总额21.98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用于上述募投项目,然而两年过去,使用率不足15%,而这用出去的资金大多被用来收购了上海漫酷15%股权。

有意思的是,同时,利欧股份还发布了一则债券强制赎回的公告,乃此前为募投发行的债券。由于触发《募集说明书》中定的有条件赎回条款,所以决定将“利欧转债”强制赎回。

强制赎回设置,强行使可转债持有者落袋为安,否则上市公司可按照照略高于可转债面值的一个约定赎回价格赎回。而由于处罚强制赎回条款,公司或许为了应对可能的赎回带来的短期现金流压力,不得不“永久改变募投方向”。

不过,市场人士分析,此次强制赎回实际产生的影响其实较小——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强制赎回有逼债券持有人转股的意味,债转股后公司不必再偿还当初发债募集的资金。如果前后结合来看,不得不惊叹于利欧股份的资本运作能力。先是发债募投项目,再更改募资用途弥补资金缺口,最后强制债转股无需偿还借款,相当于公司“免费”拿到了21.98亿元的资金。

事实上,利欧股份很早就体现出了资本运作的能力,而这背后离不开公司的灵魂人物王相荣。

台州“泵王”片叶不沾身

浙江台州有一处滨海镇,镇上有条路叫做“利欧路”。这个路名的由来,是台州市政府为了褒扬王相荣和其利欧集团为台州水泵产业的贡献特地取名的一条路。利欧股份便坐落在这条路上。

26岁时,王相荣初创利欧公司,为自己的公司取名“LEO”,意为“狮子”。而“狮子”用来形容年少得志的王相荣,似乎再合适不过。

上世纪90年代,19岁的王相荣作为水泵专业人才提升为技术科副科长,公派甘肃理工进修;23岁,台州水泵行业洗牌,王相荣则与同学合租房屋设立“新科水泵研究所”专门负责水泵产品检验,更熟悉了解了台州大部分水泵主要企业的产品,业务架构。由此,敏而好学的王相荣开始了自己的利欧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2001,王相荣“检验转自研”,便通过自研水泵产品获得了第一桶金。而后,作为青年企业家仿问德国科隆的王相荣,通过与德国企业合作外销转而创办新公司,这便是利欧的雏形。

不过,王相荣这个“技术先锋”曾经自己回忆,公司当时前往德国科隆展出的产品都是“山寨货”。而由于纺织品与同馆展品过于相似,王相荣的展品第一天就被举报,第二天就被警察找上门,王相荣“便逃了回来。”

2004年,利欧公司销售额达到4亿元,这个数字居全浙江省第一位、全国则位居前三。虽然距离成立公司已经过去7年,但年仅30岁的王相荣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台州“泵王”,后来甚至成了台州的人大代表。

显然,“狮子”是不会满足于“泵王”这个称号的。王相荣在确立了行业地位之后,转而开始促动利欧多元化经营——小贷公司,煤炭生意,房地产,来钱快的行业被王相荣试了个遍,唯独对股市这个大染缸,王相荣似乎一直保持着一个非常微妙的距离。

王相荣的朋友圈广袤,包括在王相荣协助中战胜绿城的台州“地王”钟仁志,以及扶助利欧股份完成上市的“资方股东”张正灵。而这两位“大佬”,都是A股市场的著名“牛散”。

2009年,与王相荣一同创业的张灵正不惜辞职上市公司职务并连番减持,违背上市承诺套出6亿现金。近年,张灵正作为先后在中马传动,万邦德与祥和实业中位列前十大流动股股东。2013年,王相荣的熟人颜玲明多次利用王相荣透露的信息,在公司并购期间买卖利欧股份股票,构成内幕交易;同样是在2013年,与王相荣交往甚密的台州房地产商钟仁志,连同王如增,任斌海被证监会处罚,事由为涉嫌操纵北海港,宝泰隆股价。

不过,王相荣与利欧股份“独善其身”,都与这两项违规行为撇清了关系。

而最终王相荣成为上海滩的商界名人,还要缘起广告业务。从2014年姻缘际会上海滩数字营销界大佬郑晓东开始,利欧股份确立了广告业务作为第二主业和公司互联网转型的方向。而并入郑晓东的聚胜万合之后,以郑晓东主管的聚胜万合为圆心,相继并入北京微创,上海智趣,江苏万圣伟业等等广告与数字营销公司。

如今,这些名义上分离的广告公司,实际均被并入位于上海环球港的”利欧数字“,构成了利欧股份核心业务的第二支。不过即便是广告业务,利欧也出过岔子——2017年,证监会向利欧股份发布警示函,公司漫酷广告全资子公司上海聚胜万合于2016年5月31日至2016年11月30日期间累计向郑晓东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而郑晓东为利欧股份董事兼副总经理,构成公司的关联自然人,但利欧股份未及时对上述借款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不过作为公司大老板,王相荣仅被列入警示范围。

长袖善舞

去年9月,主营业务为泵产品制造的利欧股份因跨界收购自媒体而引发市场关注,这家原来名不见经传的上市公司资本操作上的能力很不一般。当时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23.4亿元现金收购苏州梦婕传媒有限共公司75%的股权,来扩充其数字营销布局。该公司成立三年,且并非任何创新型企业,成立三年估值31.2亿元令人匪夷所思。

这场巨资收购微信自媒体公司的布局最后以失败告终,利欧股份称,协议各方对标的公司估值存在较大的差距。但可能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根据工商变更信息发现,苏州梦嘉的90后股东张地雨与利欧股份的孙公司万圣伟业存在关联,万圣伟业2014年7月23日,法人由陈贵变更为张地雨,而2014年11月11日,其法人经过三个月后又换回了陈贵。而万圣伟业自然人徐先明,还为车程网络实控人,而利欧股份董事长王相荣持有车程网络10.1%的股份。利欧股份与万圣伟业的亲密关系,被质疑或存在利益输送。

王相荣似乎特别擅长穿梭于各种资本之间,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虽然各种迹象都表明他参与到了其中,但却又无确凿的实锤。比如,在“钱江摩托的地王案件”中他可以说初显了资本运作能力。

2010年3月,钱江摩托因事发厂房搬迁过程中的信息披露违规,被浙江省证监局《调查通知书》立案调查。当年1月22日,原属钱江摩托全资子公司的万昌厂区地块,以25.99亿元天价,为自然人钟仁志竞得。而竞得上述地块的钟仁志,未在规定的一个月期限内付清首期土地出让金12.995亿元,钱江摩托并未对此公告,购成了信息违规,事实上在厂房搬迁上也涉嫌信息违规而为自己牟利。

在2009年1月,温岭就有传言说厂区要搬迁,当时有本地资金进入埋伏,消息被“泄露后”钱江摩托股价大幅上涨,让这些资本大赚了一笔。一边是提前知道消息在股价上涨中赚的资本,另一边是没有按合同约定按时付款钟仁志。事实上,在钟仁志背后得到利欧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相荣等温岭当地资本强人的支持,而温岭官方人士予以确认。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称,在拍卖现场,有记者发现钟仁志与利欧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相荣并肩而坐,且王相荣高举他的88号牌频频加价,似乎并未在意拿地的成本。钟仁志为鑫欧机电的控股股东,而鑫欧机电为利欧股份上游企业,且王相荣之弟王壮利,亦为鑫欧机电股东之一。王相荣不仅和钟仁志有牵扯,其利欧股份与钱江摩托曾多次合作,还合资成立温岭市信合担保有限公司,利欧股份持股40%。如今看来,这场土拍更像是一场王相荣领衔下的资本炒作。

疯狂并购背后—虚增利润,大额商誉减值

如果说上述的灯光剑影只是冰山一角,那么,王相荣在利欧股份上可以让领略到他的长袖善舞。利欧股份于2007年登陆资本市场,在上市之初,利欧股份曾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用十年时间将公司打造成世界级泵产品制造商,年销售额破百亿。

上市后收入、利润呈现双增长,2010年净利润达到了9600万元,但距离百亿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2012年利欧股份净利润腰斩,在主营业务发展受挫之后,利欧股份开始了大规模的外延式并购。当年年报显示,2012年,公司通过收购兼并等形式,积极推进产品转型升级,拓宽业务领域,公司已进军水利水务、电力、矿山冶金、石油化工四大工业泵领域。

2014年,利欧股份开始了转型之路,开始布局数字营销业务。先后成功收购上海漫酷、上海氩氪、琥珀传播、万圣伟业、微创时代和智趣广告,初步搭建起数字营销产业链布局。2016年又收购车和家、盛夏星空、天津世纪鲲鹏、悦途网络。从此步入双主业时代——“数字营销业+机械制造业”。

资本大佬王相荣和他的利欧股份,逆势暴跌!

(利欧股份的所有并购事件 来源:choice)

2014-2016三年间利欧股份花费近50亿元收并购了12家公司,并且每次都给出了业绩承诺。

而除了直接并购之外,利欧还多次借助鼎晖,联创等PE以设立基金的方式探索。2016年利欧股份还与浙大联创投资、宁波利欧数娱参与发起设立并购基金。并购基金总规模为20亿元,公司拟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额不超过6亿元。童年,公司拟与鼎晖百孚、宁波利欧数娱共同参与投资利欧鼎晖并购基金,利欧则出资8亿。

数字化布局带来的效果显而易见。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28.74亿元,同比增长56.1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近1.8亿元,同比增加了221.34%。到2017年,利欧股份终于完成了百亿目标达到105.73亿元。

但事实上,在收购后第一年,智趣广告就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完成率仅为71.1%。然而,这还是带水分的业绩。2017年8月15日利欧股份收到了证监局责令对虚增利润进行改正的决定公告,董事长王相荣被警示,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浙江证监局在对利欧股份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智趣未严格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核算对北京璧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云联传媒(上海)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的营业收入以及对应的上海悦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乐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营业成本,导致利欧公司2016年合并报表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和营业利润分别为6584.29万元、5626.72万元和957.57万元。

此外,利欧控股子公司上海漫酷未按照客户实际消费确认收入,而是按照客户预充值金额确认收入,导致利欧股份2016年提前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分别为298.22万元和45.36万元。

2018年外延式并购的弊端开始显现,2018年底,数字营销带来的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超8成,但报告期内,利欧股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8.09亿元,这也吞噬了利润。2018年,其实现归母净利润-18.6亿元。不过,虽然利欧股份经历了疯狂并购后带来的大额计提,却仍然将业绩增长寄希望于外延式并购。

这次利欧股份拟23.4亿元现金收购苏州梦嘉,而计划收购时利欧股份还背负着37亿商誉,最终这场巨资收购微信自媒体公司的布局最后以失败告终。虽然利欧股份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在短期内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但草率为之,无异于搬起一块新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文由 股指资讯网 作者:股指资讯网 发表,其版权均为 股指资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股指资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