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股票怎么回事(蛋壳公寓被退市)

蛋壳公寓股票怎么回事

上市445天以后,蛋壳公寓被退市。4月6日晚间,纽交所宣布,其监管部门“纽交所监管局”已决定启动程序,将蛋壳公寓从纽交所摘牌。此前的3月15日,纽交所监管局已经暂停了蛋壳公寓ADS的交易。

去年1月,蛋壳公寓顶着“长租公寓第一股”的光环登陆纽交所,后经历高管被抓、租金贷风波、拖欠房东房租与租客退款等一系列事件,仅仅445天以后被退市,留下一地鸡毛。

市值跌去80%

2020年1月17日,蛋壳以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只中概股。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蛋壳公寓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27.4亿美元。

天眼查APP显示,蛋壳公寓的关联公司包括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等。融资信息显示,该公司此前已获数轮融资并于2020年1月IPO上市,过往投资方包括老虎环球基金、高榕资本等。

不过,蛋壳公寓3年累计亏损50.79亿元,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72亿、13.70亿元和34.37亿元。上市后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首日开盘即破发,仅在收盘前的最后一分钟艰难守住了发行价13.5美元。

今年 2 月、3 月,蛋壳公寓未能按照纽交所监管局的要求披露部分信息。3月15日,纽交所监管局暂停蛋壳公寓ADS的交易。

截至最后一个交易日(3月15日),蛋壳公寓股价停留在2.37美元/股,总市值仅剩4.33亿美元。相比于上市巅峰期的27.4亿美元市值,跌幅超过80%。

“蛋壳公寓的退市摘牌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上游新闻专家顾问江瀚接受记者采访表示,长租公寓急功近利,在不惜代价的资本扩张的过程之中,蛋壳公寓逐渐失去了它原先的商业模式,成为了一系列问题的根源,最终走向这种地步。

他说道,蛋壳公寓的退市代表的是一个长租公寓时代的过去,从长租公寓市场的角度来看,这个时代实际上需要的是一个长期发展的市场,需要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留下一地鸡毛

去年1月上市后,蛋壳公寓频频“暴雷”。

去年2月,蛋壳被指单方面要求房东减租、资金链断裂等问题,遭到租客和房东强烈声讨。4月旗下APP因图片侵权而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6月18日晚,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CEO高靖被调查。

2020年11月16日,北京市住建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此后,在全国多个地方爆发蛋壳公寓相关维权事件。

天眼查APP风险信息显示,蛋壳公寓关联公司已有多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截至目前,仅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执行总金额已超1090万元,同时该公司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

此外,蛋壳公寓关联公司涉及多条法律诉讼,案由多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2019年1月,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因“合同违法行为”等多次被行政处罚;2021年1月,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被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长租公寓从目前来看还是刚需,传统的C端市场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租房市场供应的一个痛点,在这样的情况下,长租公寓实际上正在扮演着一个无法或缺的一个角色。”江瀚分析称,长租公寓经历洗牌之后反而会向好,未来会二八分化,大型的机构能力强的机构,会有更好的市场发展的前景。

他指出,经过这一轮洗牌之后,长租公寓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到底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对于房东来说如何确保其权益,是否需要引入第三方监管或者存管机制进来,这些都是确保租房市场长期发展的关键所在。

202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提长租公寓,表示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通过增加土地供应、安排专项资金、集中建设等方法,切实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缓解住房困难。

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多个城市出台监管措施,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2020年11月,重庆市住建委、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实施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加强住房租赁企业合规经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应在重庆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范围内的商业银行开立唯一的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该账户不得支取现金,不得归集其他性质的资金。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韦玥

本文由 股指资讯网 作者:股指资讯网 发表,其版权均为 股指资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股指资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