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基金年内新基发行“败走麦城” 空降债券女王重振权益任重道远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新华基金权益团队的辉煌时代随着“新华四杰”的离去已经落幕,如今的权益团队只是由一群相对经验尚可但知名度欠缺的新生代组成,这种人员结构安排对于基民的吸引力有限,即便空降债券女王振兴权益团队,但结果仍有待时间检验。

提到新华基金和曾经的“新华四杰”(王卫东、曹名长、崔建波、周永胜),内地老基民都会回想起当年那段“两王争霸”的峥嵘岁月,尽管王卫东最后惜败于王亚伟,但结果还是对新华基金权益产品的口碑有明显提升作用。

时过境迁,“新华四杰”早已离去,现如今的权益团队只是由一群相对经验尚可但知名度欠缺的基金经理担纲,显然这对基民的吸引力有限,带来的影响是权益产品募集规模偏低,如近期权益部投资总监赵强掌管的新华行业龙头主题,最终募集份额仅为2.95亿份。

对于新华基金目前的权益团队人员结构组成情况,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基金分析师指出,“这种情况一个可能是新华从前的考核激励机制有些问题,另一个可能是新华本身的股权结构动荡,在天风证券以及翟晨曦加入后,其可能在短期更侧重于固收领域作为发力的重点。目前权益类基金经理团队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局面,仅有蔡春红、付伟和赵强的基金经理任职年限超过5年”。

权益投资部总监新基战场“败走麦城”

细数目前内地权益类公募基金经理“新华系前成员”,除去曹名长和崔建波依然热度不减外,泰康资管的桂跃强、中信建投的栾江伟、格林基金的李会忠也是“前新华系”的名将,他们基本上在新公司仍是权益团队的中坚力量。

相比“前新华系”干将在新东家的风声水起,如今的新华基金在主动权益基金经理领域存在一定的名气“危机”。Wind资讯数据显示,新华基金权益团队成员有赵强、栾超、刘彬、申峰旗、付伟、王永明、蔡春红、钟俊、王浩等人,他们的任职时间均未达到6年,即便是任职时间最长的女将蔡春红,其在基金经理岗位的时间也仅有5年零253天;而任职时间最短的是副总经理申峰旗,任职时间167天,目前管理5只产品。

在最佳任职回报上,上述人士中有4位迄今任职回报有翻番的表现,表现最好的是栾超管理的新华鑫益,在3年半时间内取得的任职回报为152.79%。相比之下,任职时间最长的蔡春红,其管理的两只超过4年的基金,至今未有一只产品回报实现翻番。

任职时间过短也影响到带货规模,目前只有赵强、刘彬、栾超、申峰旗4人的管理规模超过10亿元,其中,栾超管理规模最高,规模达40.18亿元。如此规模显然是与公募同行中明星基金经理动辄上百亿的管理规模相距甚远的,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权益经理团队知名度的不足。如此情况下,谁来承担新华基金新年打头炮任务就很关键。事实上,新华权益投资部总监赵强虽然出击,但新发的新华行业龙头主题最终仅募集到2.95亿份。

“新华基金在今年短期业绩不是特别理想,主动管理权益类基金平均下跌了11.34%,在142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中排第130位。赵强的选股主要是低PE的成长股,但这类股票波动会比较大,让人担心其在遇到系统性风险时的抗风险能力如何。”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如是分析。

年轻基金经理为经验不足交学费

在当前权益团队星光暗淡的前提下,新华基金提拔新人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不算新人的新人申峰旗,目前复刻的路径颇为类似华泰柏瑞的李晓西,都是有海归的背景、现任公司的副总,但不同的是,申峰旗上任的时机并没有李晓西好,在近期市场的大幅度震荡中,其在管的产品业绩看起来还是有些狼狈,特别是新华鑫泰,今年以来的净值下跌了16.32%,在同类的4237只基金中仅排在第4196位。

如果说申峰旗管理时间较短没有季报追踪投资轨迹外,那么任职时间同样不算长的刘彬今年以来几乎是满盘尽墨。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这位任职刚满两年的基金经理目前在管5只基金产品,除了新华安享多裕定开能够实现微幅正收益外,其余在管产品年内净值的下跌幅度均超过了10%。

以年内跌幅最惨的新华鑫动力为例,《红周刊》记者发现刘彬集中重配单一行业的思路颇为突出。其在去年2月份接手以来,重配新能源的思路颇为明显,比亚迪和宁德时代两大新能源龙头一直占据着前两大重仓股位置,去年四季报时,两家公司持仓占比分别达到8.15%和7.58%。尽管两只标的去年全年涨幅可观,但在今年春节后的机构抱团股集体回调中也出现了明显调整,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的区间最大跌幅均超过30%。除去这两大龙头外,重仓股长城汽车、恩捷股份、华友钴业、长安汽车等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有关标的同样在节后表现不佳。

问题在于,这只过分青睐新能源行业的基金并非是一只特定主题产品,根据基金契约,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是沪深300指数收益率×60%+中国债券总指数收益率×40%。照此分析,该基金应该是隶属于全市场范畴的主动权益类产品。结合基金经理刘彬的简历,其早年曾在券商卖方做过建材行业的分析师,而加入新华基金后他也曾负责过建材、建筑、医药、家电等多个行业。从这个层面来看,单一重仓新能源或许是他看到了行业左侧布局的机会,但若从今年产品净值大幅回调来看,或许与其未能及时从新能源行业抽身有关。

除去刘彬外,记者发现管理新华万银多元策略的基金经理王浩虽然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不到两年,但其投资的过程中同样存在推敲之处:换手率颇高,几乎每个季度都会更换至少半数的标的股。以四季报为例,王浩前十大重仓股中的香飘飘、景旺电子、安车检测、伟思医疗、拉卡拉、帝欧家居都是年内首次上榜公司。这种几乎逐季画风大变所带来的结果是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20年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约为24.11%,在同类产品排名较为靠后;进入2021年后,最新净值增长了-8.09%,在同类产品中排名依然靠后。

“公司单个基金经理管理多个产品时容易分散精力,同时会造成基金投资者选择困难。某种程度上可以更多吸引一些有经验且历史业绩被证明的基金经理,这样才能给基金公司更大的支持。”陈亮亮向《红周刊》记者强调。

昔日明星权益产品今朝沉沦规模骤降

空降债券女王振兴权益产品任重道远

除去权益基金经理知名度普遍有限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当初那批名噪一时的权益产品如今早已面目全非,部分明星基金产品的业绩表现在同类产品排名中下滑明显。

在当年“新华四杰”管理过的产品中,最知名产品要属新华优选分红,这只产品先后被崔建波和曹名长管理过,尤其是曹名长从2006年7月到2015年6月一直管理该基金,在将近9年的时间内取得的任职回报约为501.94%。然而在几经基金经理更替后,该基金今年的净值表现已经基本沦落至同类产品的中游,规模也从2014年30.26亿元的顶峰下滑到如今的15.48亿元。

相比规模缩水幅度近半的新华优选分红,崔建波昔日取得任职回报最大的产品是新华优选消费,这只2015年底还有10.36亿元规模的老产品,如今的规模也仅剩下1.89亿元。从基金最新持仓看,现任基金经理付伟对于白酒股的抱团在去年四个季度中愈演愈烈。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白酒股在节后的大幅回调,导致产品净值表现在年内同类排名中位次不佳。

整体看新华基金主动权益类产品,《红周刊》记者发现其袖珍的产品并不少。Wind资讯数据显示,如果将AC两类份额分开来统计的话,在当前新华基金的偏股主动权益类产品中,目前仅有三只产品的最新资产规模在10亿元之上,同时最新资产规模在1亿元之下的产品数量达到了7只。其中,新华趋势领航、新华鑫益、新华行业轮换配置、新华外延增长主题等一系列昔日名基如今都在袖珍状态下苦苦挣扎,特别是历史名基新华高端制造更是早已清盘。

在产品规模最末端,新华鑫利和新华鑫回报分别以大约0.08亿元和0.09亿元排名最后两位。究其原因,《红周刊》记者发现这或与基金经理人选安排出现重大失误有关。两只基金按照分类均属于灵活配置型基金,基金业绩比较基准都设定了将近1半的沪深300指数收益率仓位,而大约另一半则对标的是债券部分的头寸。但是,两只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均只有一位:新华鑫利的基金经理是王滨,新华鑫回报的基金经理是姚秋。从两人简历来看,他们均是来自于固定收益团队的舵手,最为擅长的还是债券部分的投资。

这种人员的安排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和大股东变换成天风证券后,公司的现任联席董事长和代总经理翟晨曦个人投资特点有关。翟晨曦在基金圈中一直被称为债券女王,而其权益领域的投资或许还需要时间去磨合。

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新华基金人才的大面积流失可能与公司的激励制度及上升通道存在一定不足有关;同时从产品线的角度看,新华基金的产品线缺陷清晰显现,公司尚未布局主动投资型QDII基金,同时在指数型基金上的布局也不够完善。

举报/反馈

本文由 股指资讯网 作者:股指资讯网 发表,其版权均为 股指资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股指资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